魏小安:全域旅游不能靠忽悠,关键看结果!
2017-03-14 11:32:18
分享到:
      全域旅游理念,是国家旅游局在2016年初的全国旅游工作会议正式提出来的,目的是把一个区域整体作为功能完整的旅游目的地来建设,是空间全景化的系统旅游。当时的说法是:“全域旅游是一场具有深远意义的变革,是新时期我国旅游发展的战略再定位”。一年多来,从理念到政策,再到工程,甚至是运动,全域旅游推行的效果如何?且听魏小安如是说。
     (全域旅游)这是一个好事情,很有胆量,全域旅游变成中国旅游发展的热词了,地方都很接受。这个事情的本意是国家旅游局自己没有什么权力,希望通过全域旅游这个事来忽悠地方政府,应该说现在的本意已经充分达到了。
     这里也有一些问题,所以一开始看到这个事的时候,题目我赞成,做法不赞成,全国两批五百个全域旅游创建的示范单位,我也不知道这个事谁想的。五百个就是两个二百五。实际上这个事情现在客观来看,应该说预想的目的基本达到了,现在是面铺的过大,要求过高,但是往下这个事怎么收场,是很大的事。
     这样的话,提出全域旅游影响评价制度,第一个意义是给国家旅游局提的要求做个细化,第二是做个舞台,第三会从更多的方面推动全域旅游的发展,所以这个事情我是赞成的。
     但是刚才说了几个疑惑,这几个问题确实存在。提了这么一套,目的是什么?这个事情是很有胆量的,已经忽悠出来了,要把这个事落实,这是很实实在在的问题。国家旅游局的标准,是行业标准,从地方政府重视,推动程度,旅游业发展情况,旅游产品特色,公共服务体系,环境保护,以及旅游安全文明友好,一共一千分,都有具体的项目,国家旅游局玩的比较熟练了。
     从验收标准来说,我们想说的话这些都说了,我们的新意何在?所以我说有三个意义,国家旅游局提的验收标准我们就不好再提了,我们应该有这么一个概念。这是全域旅游的影响评价制度,我们定的词简称是全域全评。

一、来自各方的评价

      现在来看国家旅游局提出的评价是政府评价,是政府部门对政府部门的评价或者是国家旅游局对各地政府的评价,所以已经评价的东西我们用不着再说了。既然是影响评价,我们要增加两个评价:

1、企业评价

企业怎么评价全域旅游的影响?我想主要是三个方面:
     一是投资环境,全域旅游忽悠很厉害,现在涉及到的是有没有好的资源,有没有好的运作团队,关于旅游投资我提出过七个方面的影响因子,七个方面的影响因子转过来就是投资环境的评价。
     二是体制机制环境,现在有一个大的环境是投资商到地方找不到对接,找谁谈?和政府谈投资,政府都可以说,但是转眼可以不认账,政府不是企业法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和政府签订的协议基本上都可以作废,这两年一个新的现象是市级政府都在研究平台建设。组建一个某某市的文旅集团,搭建一个投资平台,和文旅集团谈,政府进行背书,基本是这么个格局,这个格局很迅速的变成普遍化的。这是一个体制机制的环境问题。现在投资商最担心的是政府翻脸不认人的问题,比如2016年的3P就是政府背书,政府拿资源企业投资,用开发银行的资金,资金期限长成本低,政府才背书,是这么一个模式。这是好机制吗?如果照这个设计,出了风险谁来承担?所以这就需要一个好的体制机制环境。
     三是运营环境,去年国务院以及各个部门旅游发展下了十七八个文件,都谈了政策。但是具体能落下多少不知道,至少是有个说法。这就直接涉及到投资环境和运营环境,运营环境现在来看,严格的说对旅游企业是不公平的。实际上很多企业的运营现在走不下来,就得研究运营环境怎么样。比如旅游企业现在的税费负担到底有多少?哪些税费合理,哪些是不合理的?这些问题我们都是需要研究。这就涉及到一个运营环境,还有另外一个方面,现在整个国民经济来看,红利大幅度减少,人口的红利大幅度下降。加入WTO的红利基本上没有,原来承受高耗能高污染的红利现在已经不可能持续了,这是从国民经济来看。
     从旅游来看,也面临一系列的红利的变化,比如说人口红利在旅游领域的表现,现在旅游企业招工很困难,有的饭店老总说挂个牌子招工一个月三千,旁边一个制造企业挂牌一个月四千,凭什么到你这来?这是一个问题。现在年轻人不愿意进入服务行业。有的老总说现在招个好服务员比找个儿媳妇还难,确实如此。第二个红利的减少就是现在能源的成本越来越高。第三是各种税费负担没有减轻,多少年以来,头税轻,二税重,三费四费无底洞,这都是经营环境的问题。还有资源保护和运营的矛盾,比如有一些资源能不能市场化,这都是我们旅游企业的问题。还有现在纵容一批刁客,都在破坏经营环境。旅游者投诉,你们宣传这么好看,因为有雾,我什么都没看到,要求退门票。旅游者上山,被马蜂蜇一下,说为什么不把马蜂治理了,有人走路崴一下也投诉。这类事应当靠法律,有法律法规的依据,有现场凭据,摄像头到处都是,准备打官司。可是领导一批示就是必须得妥善处理,就是赔钱,息事宁人。如果说我们纵容了刁客,经营环境能好吗?

2、消费者评价

      这是民对民的评价,作为一个旅游者,和全域旅游严格说是有关系的,这里也涉及到一些问题:
      第一是资源品类如何?不能要求资源品类很高,要求企业别说的过分,明明是三流资源,夸到天上去也不行。
      第二是交通便利程度,有很多地方交通没有那么便利,但是要如实的把这个事讲清楚。现在来看,交通格局改变了中国的旅游格局,所以我们的竞争力很大程度在交通便利化程度,现在问题是全国的交通都在改善,自己和自己比,哪个地方的交通都大改善了。但是作为旅游者来说横向比较,比如现在到东北,北京到东北的高铁不通,2019年高铁才通,至少三年以内东北对北京的市场还是有障碍的。东北把路修过来了,难点是在北京,高铁开通后有辐射、有噪音,对生活质量有危害,老百姓就是不同意。政府说把地铁修过去,你们不同意开高铁地铁就不修了,老百姓同意了,所以这个高铁才有希望。沈阳到北京现在坐动车在六个小时,开通后就是一个半小时。交通便利化的程度问题,对消费者来说是直接的感受。
     第三是社会友好程度,现在从消费者的角度来说是一个最大的问题。出去旅游,到哪都担心宰客,这个地方能好吗?我们就可以分化出很多东西,比如说到三亚,三亚宰客全国闻名,人家说我们三亚人没有这么恶,我们原来不宰客。都是东北人,现在是叫东北省三亚市,三亚常驻人口三十万,东北过去的四十万,一类是纯消费,租个民房一个月一千,超市买菜自己做菜天天到海边跳大秧歌。还有消费投资型的,在这开店,宰客的都是东北人。我见过,一个餐馆往那一坐,人说您看看海鲜,扫一眼马上一条鱼给你捞出来摔死,就给你端上来,这个鱼八千,如果说你不买,几个大汉过来了,所以社会友好是普遍性的。人家说我们老百姓很纯朴,那是没有进入市场,进入以后良心就坏了,全世界旅游地都有这个过程,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然后宰客,后来说不能这么宰客,影响生意,社会友好是最重要的指标。同时还有性价比,现在从消费者来说,让他多花点钱没有关系,但是追求性价比。消费环境不是越便宜越好,也不能倡导越便宜越好,我们倡导性价比越高越好。广东有三个海湾都很好,我说你们想赚钱吗?他说想赚钱,我没有看出来,做的事情动不动就免费,什么都免费了,投资商怎么赚钱?老百姓怎么赚钱?而且就有一条,凡是免费的都没有好东西。不要以为免费是好事,我们做旅游让外地人多花钱来提高当地老百姓的福利这个是做旅游的事。
     全域旅游的影响评价制度三个方面:政府评价官对官,企业评价民对官,消费评价民对民,把这三个细化了。政府评价这个东西我们参照,但是这套制度已经定了,我们后面的这两个制度是真正的影响评价制度,否则的话弄半天和国家旅游局有什么区别?你们现在在谈的这个基本上是官对官的评价制度,这显然不行。所以叫三位一体的全面评价制度,这是全域旅游全面影响评价制度,以国家旅游局提出的官对官的政府评价作为一个主导,补充企业评价和消费评价,这就完整了,这才真正可行。

二、回答三个问题

      1、提问:我们原来考虑建房子或者是企业开张必须可以了才可以干,不可以就不可以干,这样的话验收标准可不可以参照?因为是参照标准。然后,把这个制度再做一个拓展。
     回答:县长的考虑是对的,操作能力的问题,遇到一个能力不行的县长他说这个事我做不下来,你给我一个制度让我做,一个强的县长这种事根本不是事。这个事情我们要研究对全国的影响,这种具体操作性的困难不能纳入这个制度,这个制度就不对,弄个孩子当县长,我什么都做不了,你帮我做吧。我们得考虑在面上的适用性,不是典型的问题,市长怎么看这个事,省长怎么看,国家旅游局怎么看这个事。国家旅游局如果说这个好,对我们是个补充,是个细化,就会认同。省长说全域旅游不知道抓手是在哪,有这个评价制度我们是有一个抓手,全域旅游概念是一个大抓手,全面影响评价制度应该转换成具体的抓手,这才行。一个县长说我能力不行,管不了这个事,那村长还说我有一个老百姓的钉子户治理不了,你的制度帮我解决,可能吗?我就问了,谁来通过?评委会是谁组成?现在过环评很容易,我们就没有雾霾了?还得研究,这个制度在落实的过程当中有什么问题,有什么扭曲,最终落实到哪一步。国务院的文件到省级落实70%,到市落实50%,到县级落实30%,这是非常有效率的文件。也别指望百分之百,没有这个可能性,老百姓盖房子通过这个评价,门都没有,这完全是理想主义,怎么可能?庄稼地是我的,我的房子想怎么盖就怎么盖,我盖个稀奇古怪你管的着吗?我们奇怪的建筑太多了。按理说这些奇怪的所谓的城市性的标志性建筑一定通过规划,规划不批房子怎么盖出来?这都没有用。所以指着这个东西解决这些问题没有可能,但是指这个东西转换成地方抓全域旅游具体的抓手是有可能的,一个县一个点,不是以点带面,以偏盖全。引导是没有问题的,法律在哪?没有法律依据没有办法操作,旅游法得改,修改旅游法,全域旅游一定有全域旅游全面影响评价制度,没有法律依据怎么可能?没有这个可能性了,法律依据在哪?

2、提问:有没有可能没有过全评?

      回答:没有可能,这个想的太简单了。只能是引导性的。就是地方政府一看,这个很好,我们按照这个来做。当年搞中国优秀旅游城市,也是十八个方面一千分,市长一看这个好,原来在想城市国际化,标准落下来了,国际化就达到了,这个事是这样的。后来也是这样的,最后到全国262个,含金量越来越低,这个事就做不下去了。现在上来就是五百个,我看不出这个事做成的可能性,现在五百个是创建单位,将来能落下来的到底有几个?五十个不可能,怎么也得落实一半,那就是二百五,二百五十还有含金量?这个事本身都没有含金量,影响评价制度的含金量何在?我们只能是引导,通过引导让大家知道,这个事可以这么做,目的就算达到了。

3、提问:听您刚才讲的那八个方面更细化了,而且有所拓展。

      回答:不是更细化,是拓展。三句话,你是官对官的,我有一个民对官的,还有一个民对民的评价制度。三个方面,三足鼎立。你还是官对官的思路,那这个事可以不干,有什么可干的?八个方面一千分,验收制度已经出来了。所以我们不是官对官的,是在官对官的验收制度之下,再来一个民对官和民对民的,这个事才有可能落下来。

作者简介:魏小安, 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